您好,欢迎访问南京市浦口区喵喵绿化苗木销售中心!

优质苗木

基地品种齐全

施工保障

丰富的经验

交通便利

基地交通便利

全国咨询热线

15852916443

雪松价格|广玉兰价格|红叶石楠价格|枫香-南京市浦口区喵喵绿化苗木销售中心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企业新闻 >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南京市浦口区汤泉街道陈庄村

咨询热线:

15852916443

可广泛用于园林绿化及生态公益林营造枫香

发布时间:2020-03-16 03:32人气: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中的“枫林”即指枫香树林。枫香树是我国亚热带地区优良的乡土秋季彩叶树种,枫香适应性强、生长迅速、天然更新强,为典型的荒山先锋树种。枫香树不但具有改善土壤肥力及调整人工纯林树种结构的重要生态价值,同时还具有重要的观赏、药用、材用、印染、提炼香料、文学意象等实用价值和文化价值。

  枫香树,又名枫香、路路通,金缕梅科枫香树属落叶乔木。叶宽卵形,掌状3裂,基部心形,边缘有锯齿。头状果序木质,圆球形,具宿存刺状花柱和萼齿。种子多数,褐色,多角形或具窄翅。产于我国秦岭及淮河以南,亦见于东南亚北部及朝鲜南部,为北亚热带至边缘热带树种。性喜光,速生,多生于平地、村落附近及低山次生林。秋叶红艳,为著名秋色叶树种。可广泛用于园林绿化及生态公益林营造。

  枫香树是我国亚热带地区优良的乡土阔叶落叶树种,其适应性强,生长迅速,成林快,根系发达,天然传播更新力强,对立地条件要求不严,为典型的荒山先锋树种。它能快速“侵占”荒山荒地形成先锋林,亦能人工营造生态公益林绿化荒山荒地或作退耕还林骨干树种。

  由于枫香树具有较强的涵养水源能力和耐火性,大量的落叶又能改善土壤结构、增加土壤有机质含量和土壤的酶活性,枫香树自然而然成为培肥林地的混交理想树种,特别是人工针叶林的理想伴生树种。枫香树混植于人工杉木林、马尾松林、湿地松林等针叶纯林中,形成近自然化针阔混交林,不仅能丰富森林群落生物多样性,提高森林生产量,提升森林景观质量,又能充分发挥森林的多种效能,维持生态稳定与平衡。

  枫香树是我国非常著名的秋季红叶树种,叶片入秋经霜,幻为红艳,枫叶流丹,层林尽染,艳丽夺目,故常被称为“丹枫”。如明代王象晋的《群芳谱》载:“枫,一名枫香,一名灵枫,一名欇欇……叶圆而作歧,有三角而香,霜后丹。”再如清代陈淏子的《花境》曾描述“枫树一经霜后,黄尽皆赤,故名‘丹枫’,秋色之者。”唐代杜牧的《山行》“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更是把枫香秋季红叶描述得活灵活现。毫不夸张地说,枫香红叶选为秋季红叶的形象大使,当仁不让。

  秋季,知秋赏秋,丹枫红叶自是不可错过。丹枫红叶是秋季旅游中十分难得的一道旅游景观。国内赏丹枫红叶之地众多,其中为有名的要数中国四大赏枫胜地或中国四大红叶观赏胜地——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苏州天平山、长沙岳麓山。北京香山红叶观赏期为每年10月中旬到11月上旬,观赏点位于半山亭、玉华山庄和阆风亭。在此特别指出的是北京香山的红叶不是枫香树的红叶,而主要是黄栌的红叶。南京栖霞山红叶观赏期为每年10月15日至12月11日,观赏点位于山体西侧的枫岭,“栖霞丹枫”是金陵十景之一。苏州天平山红叶观赏期为每年11月中旬至12月上旬,观赏点位于半山腰的望枫台,伫立望枫台眺望山麓成片秋日经霜枫林,层林尽染,号称“万丈红区”。岳麓山红叶观赏期为每年的11月底至12月中旬,尤以爱晚亭周围的枫香树林红叶为美。

  植物中称枫者多矣,枫,美丽而多样。加拿大国旗上画的就是典型的枫叶。然而,此枫非彼枫。在中国古代,枫和枫叶一般指的是金缕梅科枫香树属的枫香树及其树叶,枫香而不是我们现在讲的红枫、青枫、三角枫、五角枫、北美红枫等槭树科槭树属的枫树及其树叶。如“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中的枫林即是指枫香树林,《南方草木状》《唐本草》《唐本草注》《蜀本草图经》《本草纲目》等记载的枫均是枫香树。

  枫香树和枫树,虽然具有相似的名字、相似的叶形及装饰秋天的红叶,但是我们俗称的枫香树和枫树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植物哟。枫香树是指金缕梅科枫香树属的树木,而枫树则是槭树科槭树属的多种树木的统称,准确来说,枫树应称为“槭树”。说起来容易,那怎么区分它们呢?简单的方法,是看它们的叶子着生方式和果实形状:叶子互生,果实圆形带刺,即为枫香树;叶子对生,翅果带两个“小翅膀”,即为枫树(槭树)。从分布区域来看,枫香树通常生于我国秦岭及淮河以南,而槭树属的枫树多生于东北、华北等北方地区。

  枫香树不但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及观赏价值,而且枫香脂、枫香果、根、叶、树皮等浑身上下均可入药。

  枫香脂是枫香树分泌的具有香味的树脂,始载于晋代嵇含的《南方草木状》:“枫香,树似白杨,叶圆而歧分;有脂而香,其大如鸭卵。”枫香脂入药,称“白胶香”,具止血、活血、解毒、生肌、止痛等功效,可用于治疗吐血、鼻血、咯血、便痈脓血、瘰疬软疖、疮不收口、恶疮、小儿疥癣、大便不通等病症。

  枫香果入药,称“路路通”,始记载于清代赵学敏的《本草纲目拾遗》。路路通具有行气宽中、活血通络、利水通经的功效,用于治疗关节痛、水肿、胀满、乳少、经闭、痈疽、湿疹等病症。

  枫香树根具解毒消肿、祛风止痛之效,主治牙痛、痢疾、痈疽疔疮、风湿痹痛、湿热泄泻、小儿消化不良等病症。

  枫香树叶具祛风除湿、行气止痛之效,主治急性胃肠炎、痢疾、产后风、小儿脐风、痈肿发背等病症。

  枫香树皮具除湿止泻、祛风止痒之效,主治痢疾、泄泻、痒疹、大风癞疾等病症。

  东汉王充的《论衡·状留》载:“枫桐之树,生而速长,故其皮肌不能坚刚”,可见古人认为枫香材质密度不大,较轻软。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描述“枫,木也。厚叶弱枝,善摇。一名欇,从木风声”,“厚叶弱枝”和“善摇”也间接说明了枫香材质较轻软。枫香材质虽然较轻软,但在古代也有着广泛的用途,如可做车轼,北周庾信《咏树诗》云:“枫子留为式,桐孙待作琴”,这里“枫子”并非指枫树果,而是指枫树苗,枫树苗长大是可以做车轼,“式”,通“轼”,指车厢前面用来扶手的横木;可以钻木取火,唐代杜甫《清明二首》云:“旅雁上云归紫塞,家人钻火用青枫”,即是用枫香木材钻木取火;可做桎梏,即类似于现代的脚镣与手铐,《山海经·大荒南经》记载“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可做黑鼓,苗族隆重的传统盛大庆典祭鼓节(又称鼓藏节),用于祭祀蝴蝶妈妈的黑鼓就是用枫香木材打制而成的。

  根据现代木材科学实验验证,枫香木材为散孔材,心边材区别不明显,材色红褐或浅黄褐色,木材纹理交错,结构甚细,较轻软,易加工,难干燥、易翘裂,主要用作箱板、包装箱、茶盒、砧板、家具、建筑、木工等材料。为提高枫香木材的利用价值,现代科学家已采用取清水浸泡、药物蒸煮、干燥和PC树脂浸渍处理等措施,对枫香木材进行改性处理,可以显著降低其干缩差异,减少翘曲变形,实现均匀干燥,从而大大改善其加工性能和耐腐程度。

  枫香染,估计很多人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枫香染主要流行于贵州惠水、长顺布依族地区,深藏大山腹地,鲜为人知,但因其印染工艺极具民族文化特色和艺术价值,2008年被文化部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因印染品多为蓝底白花,其花纹古朴、雅致,常被誉为画在布上的青花瓷。

  枫香染的起源,因缺乏详实的文字记载,一直是个谜。布依族中普遍流传着一则民间传说:炎热的夏日午后,一位布依族姑娘在百年古枫香树下织布,烈日融化了树上的枫香树脂,滴到织成的白布上,白布经浸染和漂洗后,树脂滴落处,竟神奇地形成了一个美丽的花纹图案,此图乃“天意”玉成,于是,枫香染诞生了,枫香印染也有了“天染”之说。

  枫香染,经过一代代布依族人的口传身授才得以延续传承,其染印工艺一直还保留着原有的模样。枫香染采用老枫香树树脂加入适量牛油,经文火熬制过滤制成枫香油作防染剂,用毛笔蘸溶解的枫香混合油手工绘制图案于白布上,并经蓝靛浸染,再用沸水脱掉枫香混合油脂,用清水漂洗、晾干即成。制成的蓝底白花带青花瓷效果的布匹,色彩独特,美观大方,主要用于制作衣裙、背面、门帘、背扇、垫单、挎包等。

  枫香树从自然走向生活、走向生产,开始与人类产生了联系,人们对枫香树的认知逐渐加深。千百年来,特别是文人墨客对枫香树的诗歌传颂和借物抒情,逐步形成了一种枫香文化,终升华为一种枫香树特有的文学意象。

  枫叶流丹,不争春色,胜于春色,意象欢悦。秋季,霜叶丹枫,为悲凉的秋季抹上一道亮丽的暖色,美不胜收,古今文人墨客纷纷对其满心的欣赏和赞美。唐代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那经霜的枫叶竟比二月的鲜花还要火红,写出秋天枫叶的生命力比春天鲜花的生命力还旺盛,突出了晚秋的景色生机勃勃,充满活力,表达了作者无比喜爱之情。唐代杜甫的“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凋”,万木凋零正是丹枫欲燃之时,诗人道出了经霜红叶更显艳丽的英姿。元代王实甫的“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枫叶醉”,其中“醉”字十分形象生动地展现了枫叶的迷人色彩。的“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更是把秋季枫叶流丹美景咏颂推到一个新高度。

  寄托希望,精神崇拜,祭祀祈福,幸福意象。《山海经·大荒南经》载:“黄帝杀蚩尤于黎山,弃其械,化为枫树”,械化为枫,也可理解为枫树是蚩尤的化身。虽然这种观点带有神话色彩,但却反映了古人对枫树形象的初认识。而蚩尤又是南方苗族的始祖神和远祖英雄,因此,南方苗族把蚩尤与枫树一起当作祖先来崇拜。同时,枫香也是侗族人民心目中希望寄托和精神崇拜的神树。侗族信奉“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他们把古枫香看作神树。在侗寨,他们给古枫香树披挂红布、贴上神符,或在树下修建土地庙,逢年过节村民对其祭拜,以纪念先祖,祈求吉祥幸福。

  秋风萧瑟,枫叶凋落,忧愁感伤,意象悲凉。“自古逢秋悲寂寥”,秋季的肃杀、悲凉之气总让一代代文人墨客在这个季节,借助秋景抒发着更多的悲欢离合。在众多悲秋诗词中,枫树出现的频率颇高。诗人们借助秋季枫树的悲凉意象,表达了他们的仕宦之忧、离别之苦和羁旅之怀的忧愁感伤,如白居易的“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司空曙的“膏枫江色晚,楚客独伤悲”,李端的“旧楚枫犹在,前隋柳已疏”,陈陶的“楚岸青枫树,长随送远心”,枫香杜甫的“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李百药的“日送衡阳雁,情伤江上枫”,张继的“落鸟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唐寅的“我画蓝江水悠悠,爱晚亭上枫叶愁”等。

  徐永福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林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植物区系、植物分类、植被生态、植物资源等方面的研究,主要承担“树木学”和“野生观赏植物资源开发利用”的教学工作。先后参加多项国家及省部级科研项目,对国内100多个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和湿地公园进行过植物资源考察,出版专著4部,发表科研论文15余篇、科普文章10篇,参编教材3部。

推荐资讯